二京

【灵异】梦迷魂

“这tm的倒霉手气,平时这手气是班里‘再来一瓶’抽奖命中率最高,你tm的在关键时刻居然给我拖后腿。想当初战绩赫然的时候,一个月累积的中奖瓶盖连自己都用不过来,哥本着互惠互利的精神,弄出‘半价兑瓶盖’的福利,造福同窗方便自己,真真的枉费哥往日的善行。”


方圆心里晦气的想,圆敦敦的一双眼瞪着手中的木签,一气掰断,狠摔在地上,并使劲的用脚搓了几下。方圆向来嘴皮胆小,转头凝望土坡下阴森森的竹林,却望不尽里面的情况。只见不少生活垃圾躺在竹林周围,偶尔有一些塑料和袋废纸在土地上借风翻滚打转。正是初秋时节,竹叶依稀可见的有点发黄,有些叶子在纤细的竹枝上萎萎颤颤的挂着,或随风摇摆或随风飘荡,一片惨淡。他抬眼望了望灰蓝的天空,一丝细弱冷流突蹿进心房,内心悔意萌生,回头咽了咽口水狐疑的问:“你们动手脚了吧?”顺便扫了扫三名小伙伴,试图从他们的脸色上找出破绽以推脱。


“哪..哪有,你tm物种突变了,成癞皮狗了。”一旁的梁山口牙震了震,吸了吸两条留出来的鼻涕应声。连续两天的失眠另拥有排骨般身条的他得了重感冒,至今还没缓过来。青白的脸另细眼下的青灰色和鼻头人中的淡红色特为显眼。

横肉一脸的庄家吴迪吴胖硬装着一抹高深的邪笑,他用粗圆的手指弹了弹另一手举起成扇形展示的rmb,说“嘻嘻,小圆啊,看看这,你的最爱,红红绿绿的钱啊,有部分是你一个月的零花啊,愿赌服输,既然你怂,那就谢谢老板啦。”


“对啊,谢谢老板。胖哥,有这钱,夠我们三去网吧玩几回通宵兼补给一个月零嘴了,吼吼。”旁边矮小的张磊二腿子狗腿的附和道。


“tm的,小看哥,哥重来不做亏本生意,这个月就看你们嘞紧裤头过日子。”方圆抓紧拳头愤愤地说。


“嘿嘿,圆哥长本事了,来拿着它,照明兼壮胆哈。”二腿子把早已备好的迷你手电塞到方圆手里,怂恿道。


“tm废话那么多,天快黑了,把竹林里石碑上的字一字不漏的背回来,背错一字重新背,否则算你输。别给我耍小聪明,我可是实地考察过的。”对面的吴胖早已对方圆那磨磨蹭蹭的样子不耐烦了,那粗狂的哄声另三人不自觉地抖了抖。


方圆觉得上了条贼船,心里默默流着悔泪,握紧手中的手电,咬牙深吸气,一鼓作气的转身。他小心攀着坡上的杂草滑下坡往竹林跑去。此时坡上的三人手拉着手,似是相互打气,望着方圆背影,直至他渐渐的隐没在竹林里。那三默默地祈祷着方圆可以把碑文背下来,那样他们就可以圆满脱身了……


方圆进入了竹林,显然环境比外面阴冷。在阴湿的环境下,竹子繁殖茂盛,它们一排排分布,其长势高耸向天。竹子就如屏障一样,黑压压一片,方圆站在其中特显渺小。竹子枝丫茂密,月光只能从缝隙中蹿入,泼洒出的枝影打在了方圆的身上、远处的石碑上。周围静悄悄的,只有偶尔的虫鸣声和方圆踩踏杂草、落叶的脆裂声。方圆用迷你手电的微光寻找着,腿已经有点发软了,走了十几步路,终于在不远处找到了石碑。


石碑上红色的刻文透过手电管映入方圆的眼眸上,“月弯弯,西风转,黄花成簇红妆点。夜暗暗,星火闪,浪鼓声声送素烟。”刻文上红油溢出的曲曲痕迹就像血泣,方圆身上随即激起了一个个小疙瘩。


忽然一股冷风拂过,竹子迎风附和摇摆,就像装牙舞爪一般。此时的方圆全身颤抖的立在碑前,还隐约听到上下牙齿碰撞声。他额头渗出了冷汗,心里默背着碑文。现在的他简直度秒如年,异常煎熬。待默背差不多后,他一脑子撒丫子往外跑。当他跑出竹林的时候被不明物被绊倒,“啊~”,“叮咚咚,叮咚”竹林中隐隐传出的浪鼓声淹没在方圆的尖叫声下。


方圆已没心思理会,“什么也没看到,什么也没看到...”心里默念着。他只能忍着疼痛迅速的爬起往山坡方向跑。这山坡陡度高,从上往下看就像一个土坑,再加泥土干燥极不防滑。方圆能两脚蹬着土坡,两手攀着两边土坡上的小树条将自己的身体往上引。些许泥土从脚踏处丢落,他甚是吃力并呼救,“快帮帮我~”。坡上的三人被下面的尖叫声吓尿了,蹲在一起紧紧的抱着,方圆的呼救声对他们来说就像鬼号一样惊悚,已被他们自动屏蔽了。


现在的吴胖可是后悔莫及啊。如果当初不是听校工李叔讲故事:“十几年前,学校后山坡那一片绿油油的花草地,绿植茂盛,休闲雅致,吸引了不少学生过来'玩耍。但自从放生一件事件,缘由一名一年级的小女孩和同学一起在竹林内玩捉迷藏时神秘失踪了,警察在事发地点挖地三尺也找不着人。日子久了 人们也渐渐的忘记了这失踪的孩子。但据说孩子爹与一名巫术士结仇,于是孩子被劫走祭命,孩子魂魄上了枷锁永难超生,孩子爹找到孩子了,却是一具肤色青灰七孔流血肉身膨胀发臭的尸体。为了让孩子灵魂可以解脱,孩子爹受高人指点在竹林中安葬并立下石碑每日诵经。而竹林因此事也常年没人问津,这里就荒废打理,颓败不堪。”


要不是勇敢好斗的吴胖好奇心作死,诱导二腿子梁山一起陪他到竹林探险,就不会为三人招来每晚挥之不去的可怕梦寐。他们已经三天没睡好觉了,徘徊在崩溃的边缘。听那小女孩说,只要我们知道那碑文,它们对她有畏惧,她就每晚找他们玩,只有给她找新的人选才可以从此解脱。于是吴胖相中了平时贪小便宜的方圆。再加上方圆平时的好手气,吴胖心想他一定福气大阳气足可以镇得住。“方圆,对不起吖!”吴胖肉脸紧张的皱成一团,紧闭的双眼难得的流出两行清泪。


方圆爬上了山坡,往前走了几步,哈腰双手扶着膝盖大口大口喘着气。一轮的精神紧张和运动,已让他有点体力不支,身上脸上头发上都趁了灰。顺了一会儿气,那三只仍在抱在一团练龟缩功。方圆没好气的抬脚朝跟前二腿子的屁股挑了几下。


“啊~别找我”只见二腿子惊吓的挥舞双手跳起来,其它两人受到冲力应势跌坐在地下,“哎呦~”发出了几声呻吟。


他看着这三傻的狼狈样,““哈哈哈””笑出了声。“狗..狗日的,人吓人吓死人~”二腿子颤颤的呼喊着,“你们这三狗崽子,居然比奋战一线的爷还害怕,吓尿了吧,哈哈哈”方圆得意的调笑,无视他们三把碑文一字不漏的背出来了。“连本带利给钱。”方圆向胡胖伸出了脏兮兮的手,胡胖望了望远处的竹林,脸上堆起笑容按下方圆的手,亲切的拥着方圆肩膀边说边走,“圆哥,放心哈,钱一定会给,咱出外面找间小店坐下再分庄。看,天黑漆漆的。”“行,哥先洗洗手,你们要放水吗?”“别洗了,学校内都关灯,去小店洗。”“行。”


一群人渐行渐远,月牙弯弯独挂天空,微弱的月光就像轻素纱落在竹林顶上,竹林里面黑压压,秋风一掠,沙沙摇晃,垃圾与枯叶乘风螺旋飘荡,“叮咚咚,叮咚咚”声音隐约的从深处传出,似在呼唤着谁?


在KFC的小店内,二腿子啃着鸡腿,梁山吸了吸流出的鼻涕忙着把庄钱分配,方圆有一下没一下的吃着薯条,他对面的吴胖吸了一口可乐看着他,深意一笑说:“诶,圆哥,你知道吗?那竹林石碑下……”胡胖一口气把关于石碑的事说了一遍,方圆烦死吴胖了,他皱了皱眉头咬着唇拍了拍吴胖的头顶,“想吓唬我,拿了你们这小零头都不够我补一补呢!”“诶,你的钱。”梁山把钱递到他跟前,方圆接过了钱,麻利地数了数,把钱放进书包暗格拉好拉链提起书包转身就走,“bye~”。另三人相互对了对眼神微笑着,望着他推开店门离去。


夜幕下,除了户外光线可以照到的地方,房内一片黑寂。在今天的精神和肉体的双重压力下,方圆累得早已入睡,四周只听到微弱的呼吸声和嘀嗒嘀嗒的闹钟声。透过光线,隐约可见表上时针、分针分别走到了11和5的位置。这时方圆眼皮底下的眼珠子在来回转动,像似看到了什么一样。


隐藏在黑暗中的竹子被月光描绘出了轮廓,一排排生长着的竹子就像屏风一样参差分布,遮挡四周的视线。方圆迷迷糊糊的看着这有点熟悉的景物,一个激灵想起了在昨天傍晚他们胆量挑战的地点-校后竹林。想到竹林里的石碑,那位失踪的女孩,方圆惊慌地加快了脚步寻找出口,但一排排竹子就像迷宫一样怎么也绕不出去。


方圆腿已有点累了,“叮咚咚……”竹林深处传来一阵阵浪鼓声,还伴着稚嫩的歌谣声“月弯弯,西风转,黄花成簇红妆点。夜暗暗,星火闪,浪鼓声声送素烟……”这正是那碑文,方圆随即心跳加速,“啊~”头也不回的反方向拔腿就跑。方圆现在只想着跑出竹林,但自己就像竹笼里的小麻雀,只能上跳下跳。


此时不远处被橙黄色的亮光照耀着,吸引着方圆的视线。四周寂静,只有方圆急喘气声和跑步声。突然,声音停止了,只见方圆一双眼睛瞳孔渐渐扩大,嘴唇半张,看着前面。那天徬晚的石碑现在被两边的烛火照亮了,旁边放着一簇娇艳的菊花,像似滴血的碑文颜色鲜艳吸引着他的目光,呼唤着他。一名脸色青白,红衣黑裤,齐耳短发的小女孩正站在石碑旁,齐刘海下双眼无神的看着方圆。她诡异的笑了笑,用细细的声音向方圆说:“哥哥,小娟等你好久了,我们一起捉迷藏吧!”她慢慢的摇动着手里的浪鼓,唱着那熟悉的歌谣。


“啊~”方圆半张的嘴发出了惊恐声,脑内一片空白,踉跄地往回跑,只见竹子道渐渐变亮了。方圆慢慢的睁开双眼,抹了抹眼角边的泪迹,外面天色微亮,晨光另方圆悸动的心平静了下来,“原来是梦,今天是周末要好好玩一天。”方圆心想着,然后起床按开了电脑,接着去卫生间洗漱。


又一夜幕降临,床上的方圆眉头紧皱,额上渗汗,眼皮下的眼珠子在骨碌碌的转动。方圆又出现在了竹林的石碑前,这次没有烛火的照明,竹子的轮廓在黑暗中若隐若现。浪鼓声、歌谣声忽然从竹丛中此起彼伏的传来,顿时另方圆的神经紧绷,全身一抖。环顾四周漆黑一片不见底,此时方圆只能僵直的站在那一动不动,眼珠不敢左右转动,怕会看到意外物体。


“嘻嘻,游戏开始了哦。”女童嬉笑的声音在空气中萦绕。方圆感觉周身毛骨悚然,只能转身往石碑反方向跑。现在的他就如石磨旁的骡,绕着一排排竹子跑不知什么时候是尽头。长时的奔跑另方圆的喘息越来越大声急促,腿一发软踉跄几步摔倒在地上,手不自觉摸到一物体,手背有一丝冰凉的湿意,方圆抬眼一看,瞳孔扩张,那是一双黑布鞋和黑色的液体,顺着往上看是,女孩七孔流血脸色铁青的状态直印眼底,“啊~走开~”踉踉跄跄地往后爬。女孩阴森的笑着,“嘻嘻,我抓到你了。”青黑的手向方圆伸去。


“不要~”方圆惊恐地床上坐起喘着粗气,脸色苍白,汗珠从脸蛋滑落,看了看四周是自己房间,外面天色灰暗,受到这惊吓今晚是无法安睡了。他赶紧掀开被子找妈妈。大喊着“妈,妈~”。


当一下床,愣了愣,一股粘湿感从脚板传来,还带一阵阵腐臭味,低头一看,脚下一滩黑血。方圆受够了,压抑情绪瞬间爆发,眼泪夺眶而出,“妈~爸~救命啊~”哭喊着揭门而出,地板上印出了一串黑色的脚印。


“妈~”方圆打开房门,空气瞬间静寂,一眼就看到七孔流血眼珠凸出的小娟站房中央,脚下一摊黑血,黑色的嘴巴阴阴的笑着望着他,“哥哥,你又被抓到了。”“啊~走开。”方圆甩门往楼下跑,“叮咚咚……”浪鼓声和歌谣声像夺命一样从身后传来。方圆跑到了玄关处,但玄关门的开关无论如何用力也无法扭动。女孩已在身后像他伸手,黏黏的黑血已蔓延到脚边。“快开门……”方圆闭着眼着急的想着,现在的心就像在极速堕落着。“啊,快点醒。”方圆的意志与肉体在用力地挣扎着。“啪”门开了,屋外渐渐的一片明媚。


方圆在闹钟的呼叫声中睁开双眼,心脏仍有余悸。“小圆~起床啦~”楼下传来了妈妈的喊声,异常让方圆温暖。“妈~”方圆快速地从床上滚起,赤脚往楼下跑……


清晨,熙熙攘攘的学生走进学校门口。“诶,知道吗?校后的竹林在周末被铲平了。据说学校突然收到善款用于修建泳池。”“真的吗?那太好了,那这夏天我可以就近游泳了。”方圆听着背后的交谈,心生疑惑,步速逐渐加快, 最后往竹林方向奔跑。


到达目的处,只见竹林已变黄泥地,工人们在泥地上忙碌着。方圆趁机向在旁边忙活的工人询问:“叔,流传那边藏着宝物,你们挖到不?”“呸,宝没挖到,垃圾一大堆。”工人鄙夷道。“哦,是啊。”听到这话,方圆心头一松,庆幸一切流言不过是空穴来风。他转身开心地往学校跑。


方圆以为一切都结束了,然而梦寐每天准时光临,并且越来越严重,只要他一合眼就会看到那女孩,听到那歌谣。长期的睡眠不足和精神紧张,让他憔悴不堪,神经兮兮。自从胆量挑战后,吴迪、梁山、张磊似有共识一样集体疏离他。最后,方圆退学了,消失在他们三的生活圈里,无人知道他境况,就像失踪一样。


在凌晨郊外的精神病院四楼病房内,躺在床上的方圆突然惊吓般坐起来,胸口不断起伏呼吸着。还没喘过气来,房门玻璃上忽然掠过的人影把方圆惊吓得心跳更加激烈,连耳朵也能听到那极速的心跳声。方圆以为还在梦里,那歌谣又在他脑内不自觉的回荡,方圆表情痛苦得把五官挤在了一起,他抱着头挣扎着。看见窗外的灯火,方圆以为是出口,他疯狂地往窗边跑,然后纵身一跃。“轰~”一楼地面震了震,鲜血像藤蔓一样在地上蔓延。


橙黄色的烛火照亮了石碑上的红字。“哥哥,给你,小娟要走了。”一直干枯而灰白的手接过了浪鼓,木木地摇了几下。


此时,吴迪、张磊、梁生望着前面似曾相识的石碑神情惊恐,“叮咚咚,叮咚咚……”“月弯弯,西风转,黄花成簇红妆点。夜暗暗,星火闪,浪鼓声声送素烟。转啊转,意流连,幻象百千醉忘返。”浪鼓声夹着歌谣声连绵不断的从竹林深处传来。这鬼魅的声音惊动着他们三的神经,他们受够这声音了,想转身就跑。然而一转身,神情皆一致惊恐而呆滞,“啊~”喊叫后齐刷刷地后倒在地上。一位瘦得脱形、额头血肉模糊的男孩站在他们眼前。细看才发现是失踪多时的方圆,他脸上满是渗血的伤口,一双被鲜血染红的大眼木纳的望着他们,诡异的笑着,“嘻嘻,我好想你们啊,一起玩游戏吧。”接着摇动手上的浪鼓,“叮咚咚……”“啊~救命啊~”哭喊声响彻夜空,此起披伏……


他们三在抽签环节作弊,抓住方圆唯利是图的性格,让他独自一人赴竹林,促使方圆成为他们的替死鬼。他们以后真的没有梦到那女孩了,然方圆却在他们梦中。只能说世间因果自有定数。